新闻中心
理论研究
办证指南
通知公告
公证信息
公证案例
抵押登记
公证知识
文档下载
公证沙龙
公证书核查
公证文书公证
机构概况
机构概况
站内搜索
新闻点击排行2个
New!出国留学须要办理那些公证,提供哪些材料? [2007-9-7]
New!公证申请表(一、二) [2007-9-11]

 
分类名称
论公证民事责任的承担

论公证民事责任的承担

 

枣庄市鲁南公证处   崔培山

 


 

新近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对公证机构或公证员因过错给当事人或公证事项的利害关系人造成损失的,规定由公证机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同时规定了公证机构承担责任后向公证员的追偿权。公证法的颁布,为公证赔偿的性质、归责原则、赔偿主体等争议不休的问题的划上了句号,但涉及公证民事赔偿的责任的过错的标准、责任的承担与分担、赔偿的范围等问题还有必要加以探讨。限于篇幅,笔者在此仅就公证赔偿责任的利害关系人的范围、赔偿责任的分担、赔偿范围以及抗辩事由等方面的问题谈谈自己的粗浅看法,以引起更多的学者、同仁们关注与思考。

一、关于利害关系人的范围问题

此问题涉及到谁有权对公证造成损害请求赔偿的问题,也就是说公证对哪些人承担民事责任的问题。从理论上分析,公证造成损害有两种可能,一是对公证存在瑕疵,给公证申请人造成损害。二是公证的行为或结果对利害关系人造成损害。这类似于会计师对第三人的侵权责任。对申请人造成损害进行赔偿一般没有争议,而对利害关系人的赔偿情况较为复杂。

在自愿公证的原则下,当事人申请公证是出于一定的目的,一种情况是为了预防纠纷、防止上当受骗,降低经营风险,如办理借款合同公证、抵押合同公证等。或者是为了保证法律行为合法生效,达到预定的目的。如遗嘱公证、声明公证等。另外一种情况是为了向相对人传达一定信息,借助公证的公信力取得相对人的信任进而达到预期目的。比如当事人申请办理学历公证、经历公证、法人资格公证等。前一种情况,如果由于公证机构的过错导致公证书不能发生法律效力,致使当事人利益受损,属于直接致害型,因果关系比较明显。而在后一种情况下,公证书陈述的事实失实,使信赖公证书的利害关系人或第三人的利益受到损害,或者公证过程中当事人的行为侵害了第三人的合法权益,属于间接致害型,公证实践中主要有以下两种情况:

一是当事人办理申请办理公证,公证过程中或公证的结果侵害第三人的民事权益。如最近发生在郑州市管城区的状告公证处“财产清点公证案”。 2004年2月1日夜零时,在郑州市管城区公证处的现场参与下近百名员工,采取撬门砸锁办法,进入郑州隆埠商贸有限公司和河南省军区二马路营区管理办公室。他们把保安人员关进宿舍,然后撬开办公室屋门,将室内物品全部搬出,由在场的两名公证人员清点后,进行异地封存。这起被当地群众讥之为“撬门公证”的财产清点公证案,把公证业卷入舆论的漩涡。 利害关系人郑州隆埠商贸有限公司将公证处告上法庭,最后,法院以公证违反真实、合法原则判定公证处败诉。此案中,隆埠商贸有限公司并非公证当事人,但公证过程中行为人的行为对其权利造成了损害,作为利害关系人有权要求公证赔偿。再如,当事人申请办理继承权公证,故意隐瞒其他继承人,出具虚假证明,骗取公证书,凭此公证书将全部产权过户到自己名下,侵害了其他继承人的继承权。在这两种情况下,直接导致其利益受损的是当事人的行为而非公证行为,但损害结果又与错误公证有一定的关联性。

二是基于对公证文书的合理信赖与公证申请人发生法律关系,却又因此导致利益受损的人。如某单位不具备法人资格,伪造营业执照等文件向公证处申请办理了法人资格公证,公证处没有进行严格审查就进行了公证。后该单位持公证书参加投标中标取得了工程的承包权。后因不具备法人资格,合同被确认无效,造成工程停工,给业主造成了经济损失。

笔者认为,以上两种情况下的利害关系人都有请求赔偿损失的权利,公证机构应对其过错行为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如果将此类当事人排除在公证赔偿请求人范围之外,显然有失公平。因此,公证赔偿请求人的范围应包括因错误公证或不当公证而遭受损失的公证申请人及与公证事项有利害关系的第三人。但值得注意的是,和注册会计师的民事责任类似,如何确定利害关系人的范围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对于因信赖错误公证书而导致利益受损的利害关系人,要看其依赖是否合理。比如,很多公证事项本身具有很强的时效性,如当事人的未婚公证、未受刑事处分公证、法人的资格、资信等情况都是可以随时发生变化的,公证证明的仅仅是当事人当时的客观情况,如果时过境迁第三人在采证时应当考虑到发生变化的因素。对于在公证书中注明使用范围的,公证人只应在限定范围内承担责任。对于公证利害关系人的范围必须进行严格的限制,公证人的注意义务不能无限制的扩大,否则将会使过分地加重公证机构的负担,要防止当事人不适当地将本应该由自己承担的合同风险,人为地转嫁给公证处。要从公证员有无过错以及公证行为与损害结果有无相当的因果关系两个方面合理地确定公证的法律责任。

二、间接致害情况下公证民事责任的承担

从因果关系的角度分析,间接致害的公证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是一种间接的、或然的联系,而非直接的、必然的联系。在上述第一个案例中,公证处只是进行现场监督,并没有直接参与“撬门别锁”,公证行为与损害结果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第二个案例中,造成利害关系人的损害的主要原因是当事人弄虚作假,公证处的过失并不直接导致损害结果的发生。笔者认为,根据《公证法》的规定,在公证处和当事人均对利害关系人的损害存在共同过错的情况下,应当根据各方的过错程度以及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在分清各自责任的基础上,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从过错的角度分析,间接致害导致利害关系人损害的情况下,一般存在混合过错的情况,申请人主观上是出于故意,隐瞒真相、提供虚假证明,骗取公证书。而公证方,除少数情况公证员与当事人相互串通,故意出具假证以外,大多是出于过失。

从公平原则的角度考虑,如果要求公证方与直接致使损害发生的行为方一起对损害结果负连带责任,对公证方无疑是不公平的。如何公平地分担民事责任成为立法、司法实践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笔者认为,可以借鉴德国公证立法例,区分故意和过失。公证人如是故意行为,或与当事人恶意串通,故意损害他人利益的,公证人应承担连带责任,被害人可直接向公证人提出索赔要求,而不必先诉诸其他的赔偿方法;如果公证人出于过失,公证人只能依据自身大小承担一定份额的责任,而且必须是只有被害人在以其他方式不能得到充分赔偿时,才可以向公证人提出赔偿的要求。即故意行为的赔偿责任是连带责任,过失行为的赔偿则是按份责任、补充责任。这种区分对于公证赔偿责任轻重和范围大小的判定是有意义的,我国立法以及司法实践中可资借鉴。

三、混合过错情况下公证赔偿责任的分担

在公证直接致害的情况下,对于当事人的损害,存在着混合过错的情况。混合过错,又称过失竞合,是指对于损害的发生,加害人与受害人均有过错。[1] 如当事人在办证过程中提供的证明材料本身有瑕疵或向公证处隐瞒了有关事实或者自己没有履行相应的义务而致使公证无效,损害了当事人自己的利益等,在这种情况下,公证机构的过错并非造成损害结果的唯一原因,存在着责任分担问题。

根据民法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原则,任何人因自己的过失致他人损害的,应向他人负赔偿责任,同时,任何人因自己的过错致自己的损害,原则上应由自己负责。我国民法通则第131条规定:“受害人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第122条规定,“如果能够证明损害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不承担民事责任。” 笔者建议,在存在混合过错的情况下,应具体根据公证人的主观过错以及双方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根据双方过错程度公平地分担责任,司法实践中已有相应的案例。

北京市大唐电器公司诉北京市公证处公证赔偿案。原告北京市大唐电器与成远集团签订319.5万元的冰箱《购销合同》,约定以成远集团将北京利达玫瑰园别墅欧陆区771号别墅的房产作为抵押物,公证处根据债务人成远公司未经预售登记的《北京市外销商品房预售契约》对抵押合同进行了公证。大唐公司交付了货物,但到期后成远集团没有偿付货款,大唐公司起诉到法院后发现抵押房产并非成远公司所有,无权进行抵押。大唐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诉称北京市公证处因公证错误给其公司造成的直接损失除货款319.5万元,还有贷款利息损失89万余元。对此,公证处应承担主要责任,请求法院判令北京市公证处赔偿损失240.3万元。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受理此案。被告北京市公证处辩称,原告所称损失是民事违约行为造成的,公证机构不是担保单位,不能代违约人承担违约责任。原告在明知成远集团所抵押的房产未做预售登记、不能抵押的情况下,仍与成远集团一起共同要求对《抵押协议》进行公证。故原告主动积极地履行购销合同,是导致其自称的损害事实发生的直接原因。《抵押协议》公证书只是证明双方抵押合意的依法成立,公证过错与原告自称的损害结果之间无因果关系。根据《国家赔偿法》第5条第2项的规定:“因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自己的行为致使损害发生的,国家不承担赔偿责任。”故我处不承担赔偿责任。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在查明事实后认为:被告北京市公证处对《抵押协议》进行公证时,在明知成远集团与开发商签订的《北京市外销商品房预售契约》未作预售登记的情况下,违反公证程序进行公证,在实体上,未审查抵押物的真实性而出具《公证书》,故被告主观上存有过错,其行为与作为抵押权人的原告不能实现抵押权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原告应根据我国担保法的规定应进行抵押登记而未登记,以信赖公证处而未办理抵押登记的理由不是法定理由,故双方的行为对损害结果均有责任。原告向被告申请《抵押协议》公证,客观上只能是降低其自身经营行为的风险,现原告要求被告承担造成的全部损失是不公平的。因此,原告要求被告赔偿204万元损失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原告应承担主要责任。被告在原告申请《抵押协议》公证的过程中,违反公证程序,且未对抵押物的真实性作审查,负有一定责任,但较之原告未依法办理抵押登记的法律责任,其应承担次要责任。
    最后,法院考虑双方过错程度以及与损害结果的因果关系的大小,判决被告北京市公证处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40万元并退还原告办理公证的申请费人民币2792元。
    以上案例是公证处与当事人均有过失。如果是当事人故意隐瞒真实情况,造成的损失则应由当事人自己承担。比如当事人为逃避纳税,故意将房产买卖作为赠与申请办理赠与公证,造成损失,虽然公证处没有发现其意思表示不真实,也只能由当事人自己承担责任。

四、公证民事赔偿的范围

对于公证赔偿的范围,一直存在两种认识,一种意见认为,公证赔偿的范围应限于直接损失。有关法规以及规范性文件也规定公证赔偿只限于直接损失。国务院批准的公证改革方案规定,“公证赔偿实行有限责任,以公证处的资产为限,赔偿范围为公证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在履行公证职务中,因过错给当事人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公证机构赔偿后,可责令有故意或重大过失的公证人员承担部分或全部赔偿费用”。另一种观点认为,赔偿直接损失不足以让因错误公证受到损失的所有人的损失得到全部赔偿,也与作为诚信体制基石之一的公证制度的性质不符,应实行全面赔偿。

我国《公证法》对此没有作出明确的规定,只是表述为“由公证机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笔者认为,长期以来,公证处一直作为国家证明机关,因而受赔偿直接损失这一国家赔偿的基本原则的影响,一直认为公证赔偿的范围只限于直接损失。公证改制为中介机构以后,对外独立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按照民法理论,全面赔偿是现代民法理论的基本原则之一。全面赔偿包括对直接、间接损害以及精神损害均应赔偿。从国外公证立法的情况来看,凡公证业发达的国家均实行过错全面赔偿的制度。从长久的角度来看,我国公证也应实行全面赔偿。

但全面赔偿不等于全额赔偿。在目前,我国公证行业发育尚不成熟,公证执业保障尚未完善,公证缺少调查取证权等一系列保障机制。“缺少程序法的依托、没有实体法的保障”,使得公证成为一个“高风险”的行业。由于实体法普遍缺少对必须公证的规定,我国公证业没有像大陆法系国家那样的行业市场,证源不足成为多数公证处的普遍问题,一时难以解决。基于我国国情的实际情况,一直采取的是低收费制度。公证行业承担责任风险的实力较弱。另外,目前,从我国公证立法的趋向来看,公证很可能定位为非营利性的事业法人。公证机构是代表国家履行公证职能,具有一定的公益性质。因此,在现阶段对公证行业进行适当地保护是非常必要的。可以实行限额赔偿的办法,实行有限赔偿。具体可以根据公证的过错性质,因故意造成损害的承担全额赔偿责任;因过失造成当事人或利害关系人损害的,可以考虑予以一定限额的赔偿,可在今后的立法或司法解释中加以规定。

五、公证民事责任的抗辩事由

    抗辩,是指被告针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提出使自己具有免责或减轻责任的事由。抗辩就是被告针对原告的诉讼请求而提出的证明原告的诉讼请求不成立或不完全成立的事实,亦可称为免责事由。一般包括不可抗力、正当防卫、紧急避险、第三人的过错、受害人本身的故意和过失等。从公证侵权的特点看,正当防卫、紧急避险、在公证侵权中很少出现,构成公证责任的抗辩事由的事实主要有以下四种情况。

(一)第三人的过错

 如果侵权损害完全是由于第三人的故意或过失造成的,因损害是由第三人过错所致,自应归责于第三人。[2] 加害人可以以此为抗辩理由主张免责,但要能证明损害是纯粹由第三人过错所致,公证员无过错。在公证过程中,公证员需要对当事人提供的证明材料进行审查,比如学校出具的学历证书,户籍管理机关出具的户籍证明等。现实中经常出现这些单位故意出具虚假证明,这些证明形式上是真实的而内容是虚假的情况。如果公证员进行了合理的审查,没有理由进行怀疑,根据这些材料出具公证书,由此造成的损失就不应由机构或公证员承担责任。

(二)受害人自己的过错

无论是公证当事人还是利害关系人受到损害,如果他们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损害自己利益的后果,希望或放任结果的发生,因而造成损害结果,而公证员尽到了职责,没有过错,则应当由其自己承担责任。公证员可以以此主张免责。比如,甲乙买卖房屋申请公证,口头约定房价10万,卖方为了少交税,双方故意在合同中写成5万元,合同公证后,买方依据合同只承认5万元。公证员在办证过程中尽到了应有的告知义务,对卖方的损失则不应承担责任。再比如,当事人甲办理了委托书公证,委托书中写明了受托人乙无转委托权且注明了委托期限。后乙持公证书转委托丙与丁签订合同,并且已经超过了委托期限,丁没有认真审查委托书内容就与丙签订了合同,该合同被甲撤销,则公证处不应对丁的损失承担责任。如果公证员与受害人均有过错的,属于过失相抵,可以减轻责任。

(三)不可抗力和意外事件

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可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它独立于行为之外,并且不受行为人意志支配。不可抗力一般构成合同或侵权责任的抗辩理由。我国《民法通则》第107条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或者造成其他损害的不承担民事责任。比如,因地震、洪水造成公证处提存或保管的当事人的财物的灭失等,公证处可免除赔偿责任。

意外事件是指当事人意料之外的突发事件,亦即非因当事人的故意或过失而偶然发生的事故。[3] 从主观上看,不可抗力和意外事件都具有不可预见性,但不可抗力具有更强的难以预见性。从客观上看,意外事件虽具有不可预见性但是能够避免或克服的。意外事件只适用于过错责任。我国民法中虽没有规定意外事件作为免责条件,但在司法实践中,常常把意外事件作为免责要件对待。[4] 意外事件既然是非因当事人的故意或过失而偶然发生的事件,意外事故造成损害,表明当事人没有过错的,公证赔偿属于过错责任范畴,意外事件也应成为公证免责的抗辩事由。

(四)诉讼时效届满

公证人的赔偿责任同样也可因受害人的赔偿请求超过诉讼时效而被免除。在时效问题上从何时起算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一般认为,应以受害人知道或应该知道损害发生为时间标准。由于时效没有比例分担问题,对受害人关系重大,加之受害人信息的不对称,笔者认为,应对受害人主观上采用积极认知的标准。包括对损害和加害人的认知,前者指受害人知道或应当知道自己受到了损害,后者指知道赔偿义务人的确切情况才构成认知。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35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 我国公证法没有规定公证民事责任的特别诉讼时效。公证赔偿应适用民法通则的一般时效规定。公证当事人或公证事项的利害关系人应在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受到侵害之日起两年内行使权利,但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超过20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延长诉讼时效期间。

 

                 


[1] 王利明主编,《民法,侵权行为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376页。

[2]刘士国主编《现代侵权损害赔偿研究》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第99页。

[3]王利明主编《民法·侵权行为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207页。

[4] 王利明著:《侵权行为法归责原则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615页。

返回列表 顶部
山东省枣庄市鲁南公证处 版权所有©2014 地址:枣庄市新城武夷山路市司法局大楼一楼  
电话:0632-3335646 涉外、涉港澳台(出国)公证业务部:咨询电话: 3335516;
国内业务部:市中区龙头路迎宾馆东南龙潭大厦5楼,咨询电话: 3096696 /3330069   E-mail:zzsgzc@126.com
Copyright (C)2014-2015 Shandong Zaozhuang Notary Public Office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枣庄英特信息网络有限公司